神童二中二

手机现场开奖直播结果灌肠减肥、开塞露护肤、

ʱ䣺2020-01-29

  近日,有用户发现小红书在安卓应用商城上无法下载,包括华为、OPPO、魅族、一加等手机平台,可能为期一个月。目前Apple Store仍可下载,但有知情人士透露,苹果商店近期可能也会下架小红书。

  对此,小红书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公司已了解到该情况,正在与相关部门积极沟通解决,已安装小红书App的用户,正常使用不受影响。

  不少网友对这一举措拍手称快。毕竟平台上泛滥成灾的虚假种草笔记,实际上却是一条几十到几百元的广告,这早已引起了许多用户的不满。而那些硬核变美偏方,更是妥妥的智商检测机。

  在小红书上,人们用酵素瘦了8斤,用灌肠拉出7.3斤巨便,用橡皮筋逆袭80斤,徒手整骨瘦脸,用灌肤排毒,甚至还有洁尔阴祛痘、开塞露护肤、点穴美白等等,简直把当代医学视若无物。

  当然,信了小红书的邪,最好的结果是没有结果,最痛苦的则是为此付出大量时间精力金钱去填坑。有人用了小红书的美白秘籍,结果腿上长出了腿毛;有人用维C片磨成粉美白,结果烂脸了,前后治脸花费两千多,代价不可谓不惨痛。

  传谣一张嘴,辟谣跑断腿。即便有人在相关笔记下提出异议,依然叫不醒装睡的人。为什么这么显而易见的智商税,还有这么多人愿意交?在这里,路上读书向大家推荐《低智商社会》一书,借日本社会存在的低智商现象,反思我们所处的现状。

  二战结束之后,日本经济从重建到高速发展,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日本民族的勤奋和斗志,可是在年轻一代的身上,这些品质似乎已经消失了。怎么会这样呢?

  有人觉得,都是之前经济发展得太好了,很多年轻人不用费劲就能衣食无忧,慢慢也就安于现状,不努力也不思考。可是,在很多早就实现了经济现代化的西北欧国家,比如芬兰、丹麦等等,手机现场开奖直播结果,也并没有表现得像日本这样只图安逸呀?

  还有人把责任推给了网络,认为是互联网让人们丧失了思考能力。比如说写论文,原来必须在图书馆埋头查阅大量文献,花费很多脑力才能写成,可自从有了各种搜索引擎,只要输入几个关键词,复制粘贴就行。再比如,很多人把大量时间花在各种社交软件上,看的却基本都是一些没营养的生活日常和八卦。

  但其实,网络只是工具,具体怎么用还得看个人。会思考的人能利用网络的便利性,省下更多时间用来思考;而不会思考的人为了图省事,只会搜集信息而不注重分析。所以说,网络并不是原罪,相反,如果能合理运用网络,我们的生活、企业的经营、甚至政府的治理都能得到很大的改善。

  那么,日本走向低智商社会的根本原因究竟是什么呢?大前研一认为,根源在于两种教育制度。

  一是圈叉式教育。这种教育制度不鼓励学生问为什么,只管对与错。对的就画个圈,全盘肯定;错的就画个叉,全盘否定,就像做判断题一样。于是,标准答案就成了学习的重中之重,日本文部省制定好教学方针,老师按章办事,填鸭式教学,学生死记硬背,最后通过大大小小的考试测验,来检验教学成果。

  受此影响,人们变得思维狭隘,不会从不同的角度想问题。比如小泉纯一郎在竞选首相的时候,主张邮政民营化改革。很多人只要给小泉投了票,就直接把反对邮政改革的候选人全否定了,完全不管他们在其他政治和社会问题上有哪些主张。

  除了圈叉式教育以外,还有偏差值教育。所谓偏差值,就是指你比平均水平高出多少,偏差值越高,就代表脑子越聪明、学习越好。在日本,这是衡量学生智力和学习能力的一项指标,每个学生都必须参加偏差值测试。

  可在大前研一眼里,这就是一种愚民政策。为什么呢?因为在知道自己的偏差值之后,就很容易在心里形成一种暗示,觉得我就这个水平了。这样一来,人的能力就被固定了。比如有学生想报考一所好学校,身边的人却说,以你的偏差值,想都别想啦!他很有可能就会放弃。

  大前研一在做社会调查的时候,也明显感受到了这一点,比如他想让人们谈谈当前存在的一些社会问题,对方往往会马上拒绝说:你最好去政府部门问问,因为那里的人脑子更好使,他们应该会知道答案。

  你看,圈叉式教育夺走了人们的思辨力和好奇心,偏差值教育则夺走了他们的志向和抱负。

  在这样的教育制度下,日本人的思考能力被牢牢束缚,让他们养成了一种小市民的心态:我根本不需要主动思考,因为不管发生什么事,那些偏差值高的人会给出解决方案,我只需要做个现成的选择题,然后照做就行了。

  在大前研一看来,现在的日本,在圈叉式教育和偏差值教育的长期影响下,到处都是依赖别人的巨婴,只满足于所谓的小确幸。因此,要走出低智商社会,首先就要进行真正的教育改革,让每个人都能够独立思考,实现自立。

  怎样才算自立呢?就是拥有自己承担风险的能力。对于个人来说,自立代表着独立思考,承担属于自己的责任,而不是一味地依靠别人。

  大前研一觉得,如果日本人继续像现在这样,把资产管理的责任完全交给专业人士,把孩子的教育责任完全扔给学校,把政治责任完全交给政治家,把食品安全的责任完全交给企业和政府部门,那么一旦别人靠不住,自己就会遭受很大的损失。

  而对于企业来说,自立就代表着全球化。你看,几乎所有大企业都是国际型的,在全世界范围内追求最有利的生产地、劳动力和市场,因为世界经济已经实现了全球化,只依靠本国才是最大的风险。如果能拥有全球化思维,就算日本经济不行了,企业也能生存下来。

  当然了,要让所有人都做到自立和独立思考,几乎不可能。但我们大可以不用这么贪心,因为有的时候,单个人的领导力就能改变整个国家,提高国家的集体智商,就像新加坡国父李光耀,和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。

  大前研一认为,合格的日本领袖也必须具备开放的、全球化的视野,才能带领社会走出低智商化的怪圈。他们应该用自己的知性和素质来改变国民意识,还要积极拥抱全球化竞争,更要从全世界范围内寻找合适的人才,为自己所用。

  比如,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在1959年开始执政时,新加坡刚刚实现自治,失业率高达15%。他很清楚,新加坡地方小,是一个城市国家,在治理上存在特殊性。那么在世界历史上,哪个城市国家最成功呢?荷兰。于是他专门聘请了一个荷兰人来当顾问。

  再比如,欧洲收入最高的公司是荷兰皇家壳牌,它的董事长却是芬兰人。Google和YouTube都是美国的著名科技公司吧,但Google的创始人之一谢尔盖·布林是俄罗斯人,而YouTube的联合创始人陈士骏则是华裔。

  所以说,世界是个大市场,不能只靠一个民族的头脑和技术来发展。日本也是一样,只有培养个人的自立和思考能力,政府和企业保持开放合作的眼光,才有可能从智商衰退中跳脱出来。

  大前研一写这本书,与其说是在批判日本社会的低智商,倒不如说是恨铁不成钢,想要重新激发日本人的危机意识,让日本重新积极地参与到全球化竞争里去。而他罗列的种种现象,其实也未必是日本社会所独有。

  就拿我们中国来说吧,目前也有很多类似的低智商现象:比如根据全民阅读调查结果,中国成人平均每天读书时间不足20分钟,看手机和上网的时间却将近两小时;再比如,一周七天全天热播的搞笑综艺节目,节目形式大多都是抄袭的,很少有原创。

  那么,中国是不是也正在走向低智商社会呢?这里面是否也同样有填鸭式应试教育的因素呢?更重要的是,如何才能纠正这种倾向,用更积极的姿态应对未来的挑战呢?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每个人去思考的问题。